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联系我们

  • 姓名:李扬博士
  • 手机:13552073677
  • 邮箱:13552073677@139.com
  • 证号:11101200521677405
  • 律所:北京市京伦律师事务所
  •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17号,韦伯时代中心C座901室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职务犯罪 >  重庆警界干部全部“就地免职” 重新竞聘上岗

重庆警界干部全部“就地免职” 重新竞聘上岗

来源:北京职务犯罪案件律师,李扬博士13552073677   网址:http://www.bjzwfz.com/   时间:2016-12-29 15:12:52

分享到:0

 自3月初开始,一份标注“内部·机密”的文件开始在重庆市公安局内部传达。文件的主旨内容是,重庆市公安局所有处室,各个分局,交巡警支队以及所辖区县各分局派出所,从副科到副局的所有领导干部全部“就地免职,重新竞聘上岗”。

在重庆警方内部,这被称作是新一轮的“机构改革”,其所涉及的范围,涵盖重庆市公安局所有在编人员以及绝大部分领导职位。重庆市公安局一位负责人证实,该机构改革的确已经启动,“现在处于报名阶段,预计在4月中旬完成,目前尚未对外公开发布”。   这是自王立军入主重庆市公安局以来又一“雷霆手笔”,亦为开全国先河之创举。   此外,自年初以来,重庆市公安局市局部分主要领导已经先期作出调整,刑警总队、出入境管理处、公交分局等部门均大幅“改换门庭”。此番机构改革,发轫于打黑后期,以上总总,外界观察一致认为,由打黑开始进而引发的“重庆警界大换血”,至此进入实际操作层面。   新一轮肃官?   两会期间,重庆市委政法委书记刘光磊在北京对外表示,打黑中最大保护伞文强一案将于3月底或4月初宣判。但在重庆当地媒体上,刘又强调,文强案较复杂、要慎重,此前透露的时间“是初步考虑,但具体宣判时间还没确定。”   实际上,即便文强案一审宣判,重庆打黑仍无法如预期般进入尾声。记者了解到,文强案中,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原副总队长罗力曾先后4次行贿文强人民币40万元。但该案的最新进展是,罗力不但行贿,更涉及数量巨大的制毒贩毒。   公开资料显示,罗力一如文强,也是重庆警界标杆性人物。罗力1986年12月参加公安工作,参与侦破毒品案件2000余起,缴获毒品海洛因500余公斤,毒资上千万元,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三等功各8次,被授予“重庆市优秀民警”、“全国优秀人民警察”、“重庆市十佳民警”、“重庆市公安局破案标兵”等荣誉称号,并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据了解,此前打黑期间涉案的许多贩毒团伙均与罗力有关。据传,为了方便制毒贩毒,罗力一度将制毒置于自己车中进行。目前,该案正在审理之中。   此前,在重庆打黑案中经常凸显出这样一个尴尬现实:许多警员成为涉黑人员保护伞。被称为“打黑支队”的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一支队,由于多名警员涉案,甚至面临重组的局面。王立军曾作出判断,认为“重庆警察队伍问题比社会治安形势还要严峻”。   打黑行动开始后,由于工作量大,再加上警方“内鬼”众多,重庆警方不得不借用当地的武警力量开展打黑。同时,警方也在采取措施,引进新鲜血液,力图换血重生。而文强案开审后暴露出来的“卖官鬻爵”,更是让人看到重庆警界的腐败乱象。   在此之前,重庆市公安局以及重要部门的相关领导已经作出调换。2009年9月21日重庆市人民政府第50次常务会议决定:任命杨增渝为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此前杨增渝任市公安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督察长。2010年3月1日重庆市政府第63次常务会议决定,重庆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局长唐建华上调为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王云生被任命为重庆市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副主任。   此外,王廷彦在今年1月被任命为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廷彦此前任重庆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党委委员;在本次打黑中与王立军等同获“重庆市人民卫士”称号的南川区公安局局长黄伟任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总队长,重庆市出入境管理处、公交分局等部分主要领导也都作出调换。   此外,备受热议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也被引入重庆法院系统,重庆新一轮的肃官之治,似乎也初现端倪。   去年12月2日下午,中共重庆市委三届六次全会通过《中共重庆市委关于贯彻<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党的建设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意见》(下称《意见》)。该制度的试点范围涉及重庆市法院和检察院中的重要岗位及重要的领导岗位,这将囊括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中三大庭的正副职,以及市检察院和下属分院职务犯罪侦查局(分局)、渎职犯罪检察处的正副职。   根据制度草案设计,担任这些岗位的官员的财产一年一次申报后,在市人大官方网站和官方指定的报纸上公示。如查实申报不实者,就地免职。   需要交待的是,在重庆的“打黑风暴”中,当地司法机关有4名局级干部、14名处级干部落马。重庆市委政法委书记刘光磊表示,这两个部门相对权力较大,而且前些时候群众看法比较多,“落马的张弢、乌小青等人,原来就是分管执行工作的。”   西南大学法学院教授汪力表示,整肃司法队伍,各地都有不同的做法,重庆在这个时候做这个事情,大家一定是会跟打黑联系在一起,但是这未必就是打黑的客观必然,“我倒是觉得是个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这个事情现在还不好去评价它。”   相关   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彭长健之妻受审   出境如逛街 六年40余次   昨日,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彭长健之妻刘观英涉嫌犯受贿罪、洗钱罪一案,在重庆一中院公开开庭审理。   据公诉机关指控:刘观英曾任重庆解放碑某高级酒店行政总监,2004年1月至2009年6月,刘观英之夫彭长健(另案处理)利用担任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局长、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职务之便,为重庆某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提供帮助。为此,2005年2月至2009年1月,刘观英伙同彭长健共同收受岳某给予的财物共计人民币20.8657万元。2005年10月至2009年4月,被告人刘观英将彭长健受贿犯罪所得的人民币140万元,通过典当行、股票交易、购买房地产等进行投资,掩饰、隐瞒彭长健受贿犯罪所得的来源和性质。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刘观英与其夫彭长健共同收受贿赂人民币20.8657万元,并为掩饰、隐瞒彭长健受贿犯罪所得的人民币140万元的来源和性质,通过投资予以转移、转换,其行为应当以受贿罪、洗钱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链接   彭家高收入全靠刘观英   在彭长健涉黑案庭审中,一份家庭收支表让人震惊,彭长健一家总收入达到1622万余元。由于彭长健的妻子刘观英做生意,彭长健一家的合法收入也高达917万余元,其中刘观英做生意的收入占了绝大部分。   去香港17次德国11次泰国11次   刘观英去香港购物就像普通重庆市民去朝天门,去美国看望女儿就像回家探亲。据资料显示,刘观英从2003年至2009年10月去香港17次,美国两次、德国11次,马尔代夫1次,泰国11次,韩国1次,仅旅游一项,就花费了9万余元。 (华龙)   因该案案情重大,重庆一中院将择日宣判。《重庆晨报》供稿   (本文来源:云南信息报 )   待岗岗位“数以千计”   大概在一个多月前,傅磊(化名)第一次听说要机构改革的消息,但并未引发足够的重视。3月初的一天,市局统一下发了文件,除去各分局局长跟政委等“市管干部”之外,其余从副科级开始到分局副局长的干部,一律“就地免职,重新竞聘上岗”。   领导栏中,傅磊的身份标注依然是“所长”,但一切已经变得与往昔不同。尽管仍履行着一个派出所所长的所有职责,此刻他的身份却是“临时负责人”。从3月初开始,这一境遇为重庆市公安局所有从副科到副局级别的干部所人人面对。   上述重庆警方负责人说,现在所有涉及到的岗位都是处于“待岗”状态。重庆所辖区县40余个,警力大约2.3万余人,待岗的岗位“数以千计”。放眼全国,无论广度还是力度,重庆此番做法均为全国所仅见。   “待岗”岗位面向重庆全市所有在职警察公开竞聘,按照规定,空缺的每个职位至少要有5人参与竞聘,每名警察同时可以竞聘两个职位。为了防止出现冒名顶替或者一人多报的情况,重庆市局为每个人都准备了专门的报名“口令”,一一对应。   作为一名基层派出所所长,傅磊自然在列。此前,他从基层开始,做警察已20余年。他说,之前有一些领导,是转业或者靠关系上去的,平时讲话都讲不完整,“根本就不能服众”。现在他决定竞聘主城区的一个领导职位,“机会终于来了”。   重庆律师周立太透露,此前重庆市公安局人浮于事现象极为严重。据他说,重庆市公安局大院原来就有几千名警察,其中副处级以上的就有上千人。这些人上班后,往往都是拖地、喝茶、看报纸打发时日,一些人的业务能力很差,甚至连电脑都不会使用,年终总结都无法自己完成。   他说,重庆今天的做法不是“拍脑袋”的举措。实际上,王立军调到重庆后,在打黑之前,就已经对重庆公安局基层的工作情况做过详细的调研,今天的做法,是一个有针对性的务实之举。   与以往不同,这次并没有给他们的正常工作带来多大影响,因为不需要为这次的竞聘做专门的准备,一名基层民警告诉记者,因这次考察的主要内容是平时工作中积累下来的经验,不是临时可以抱佛脚的。   当然,不同的岗位,对于应聘者的学历、年龄、经历等也都有要求。例如,对于竞聘市直机关领导岗位的,必须具有基层的工作经验,而从

电话联系

  • 13552073677